欢迎访问:大香蕉尹人香蕉在线75-大香萑大香蕉75-大香蕉一人在线新9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淫贼廉驰

淫贼廉驰

宫绿蝶无力的躺在廉驰怀里,崔月华则在另一边对宫绿蝶爱不释手的上下抚弄,宫绿蝶心想连睡觉前都要这样给他们两人玩弄,如果哪个女儿家落到他们手里,只怕没有几天就要疯掉了,忽然想起吴茹萍来,问崔月华道「崔妹妹,你姐姐吴茹萍人在哪里呢,怎么没有和你们两人在一起?」崔月华道「姐姐她就住在镇东边的如来客栈里,白天时候她还问我们有没有找到宫姐姐,一直惦记着要帮宫姐姐寻回失镖呢」廉驰被她们一提,心想捉到宫绿蝶的事情毕竟瞒不住吴茹萍多久,昨天他和崔月华彻夜未归已经让吴茹萍微微有些怀疑了。过两天盘龙寨金佛被盗再传扬出来,吴茹萍必定能猜得到是自己所为了,看来得快快驯服宫绿蝶这小妞,免得她见到了吴茹萍就哭哭啼啼的寻死觅活,让吴茹萍又抱怨自己不懂得怜香惜玉。

  于是廉驰一边揉捏宫绿蝶丰硕的乳峰,一边说道「绿蝶,那金佛本公子已经帮着你们抢回来了,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本公子,以身相许嫁给我呀?」宫绿蝶自从被廉驰捉到,一直好似小女人一般被人欺凌,满心凄楚哀怨,如今被廉驰再提到家里镖局的事情,立刻恢复了几分心智清明,想到自己绝对不可以如此沉沦下去,自己一人不论如何屈辱都好,若是不能振作精神,将太原镖局的危机解除,太原镖局上下几百口人可都要被自己连累了。

  宫绿蝶推开廉驰和崔月华,在床上盘膝坐了起来,虽然胯间春色暴露无遗,她却一脸正色的对廉驰道「你如果是真心想帮我,让我对你感激听你摆布,只这一尊金佛是远远不够的,我太原镖局的问题可不单单是这一桩镖队被劫而已,你得帮助我家的太原镖局恢复往日的地位,我才会下嫁给你这淫贼,不然就算我宫绿蝶给你玩成了残花败柳没有人要,大不了一辈子都不嫁人,也不会便宜了你这无赖」

  廉驰将宫绿蝶又拉回到自己怀里,调笑道「小美人,本公子可喜爱你得很呢,自然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你尽管放心,以后太原镖局的事情,就是我廉驰的事情,绝对能想个办法让你家的太原镖局重振雄风」宫绿蝶也知道廉驰名列武林四公子,武功手腕都是非比寻常,他迎娶了太湖飞燕以后,仅仅用了不到半年时间,就把单燕娘家那小小的飞鱼帮经营得风生水起成了太湖一霸。而且廉驰还曾经几次领袖群雄对抗魔门不落下风,如果他是真心想来帮助太原镖局,家中的危难可就真得有希望得以化解了。如果廉驰能解决了她这一桩最为挂心的难事,宫绿蝶觉得她自己的女儿家清白相比之下便没那么值得斤斤计较了。

  宫绿蝶知道廉驰的夫人单燕当年以高傲冷艳闻名江湖,落在廉驰这下流登徒子手上,只怕也没少被廉驰淫辱调教,连单燕那样高傲的佳人都可以为了娘家牺牲,嫁给廉驰这无赖给他随意玩弄,宫绿蝶心中也跟着有些微微动摇起来。

  宫绿蝶家的太原镖局接触富商官吏颇多,见识过许多贵妇人的风仪,但也听闻过这些贵妇人虽然现在人前风风光光,当年许多也是贫苦人家的女儿,给半百糟老头子强逼着娶进豪门的,过了门一开始也是百般不愿,最后她们也都挺了过来活得有模有样,宫绿蝶心想自己又不比那些女子稍差,廉驰如果不会始乱终弃,那么自己倒也可以委屈服侍,将来未尝没有扬眉吐气的一天。

  宫绿蝶自从马冠名带着一众人手离开太原镖局以后,可以说是没有再活过一天舒心日子,家里镖局一落千丈,又给廉驰擒住淫辱了一番,即便侥幸保住了处子之身,可是那事情却不知怎么给传得沸沸扬扬,让她难以抬头做人。今夜廉驰答应说要帮助太原镖局,可说是她这段时间遇到的唯一好事了。

  现如今宫绿蝶真得给廉驰得手,全身上下能插进去的地方都给他奸淫了个遍,反而依偎在这淫贼怀里,心中难得的有了一份安宁,精神放松疲累的睡了过去。

  次日宫绿蝶就变得特别乖顺,廉驰见了很是得意,就将吴茹萍也接来了这小院子与宫绿蝶相见。

  吴茹萍和宫绿蝶两女一路同来蜀中,都是想着来杀掉廉驰报仇,如今却都沉沦在廉驰的淫威之下,相见以后,悲苦无奈羞涩尴尬诸般情感一同涌上心头,几乎不敢正视对方,崔月华却是极为开心,觉得征服了宫绿蝶自己也大有功劳。

  四人一同用过饭后,宫绿蝶别扭的坐在廉驰怀里,剥了一颗葡萄送到他口中,问道「廉驰,你不是说要帮我们太原镖局解去危局吗,现在想到好的办法了吗?」廉驰点头道「那是当然,这个还不容易,现在我飞鱼帮实力也已经不弱,马冠名从太原镖局带走了多少好手镖师,我再派人补给你就是了。」宫绿蝶皱眉道「你这算是什么主意。镖局行镖向来只有少半靠的是镖师本领,更多靠的还是镖局的威势和人脉。不然镖局走镖行遍天下,哪里找来那样多的好手去四处护镖。是以镖局要与各条路上的武林门派和绿林好汉打好关系,镖队过境能够得到些许照顾,不要来打镖队货物的主意,这里边就牵扯着极多的利益纠葛,没有极多银钱是摆不平的。」

  廉驰点头道「原来如此,前一次你从我凤阳宅院里抢走了那许多银票,可还能够支持吗?」廉驰自从南京放粮那一次害得四海钱庄大大亏本,张北晨就借口这件事情,断了逍遥山庄对廉驰的银钱支持,让廉驰恨得咬牙切齿。如今廉驰的日常花销都是来自飞鱼帮,连他自己的花天酒地都不大够用,银钱这方面便再也帮不上宫绿蝶了,只好再提起宫绿蝶在凤阳时候抢走的银票来抵数。

  宫绿蝶点头道,「再加上我宫家本来的银钱底子和各派交情,也可以勉强支持今年送给各大势力的岁礼。还有这次更加考验镖局的是失镖之后的处置,一方面要立刻赔钱给客人保住商誉,另一方面也要立刻追回失镖,为了垫付客人货物的损失,我家已经向各大钱庄借了许多高利贷,若是不尽快追回所有失镖,还给客人赎回银钱,光只是利息就能让我们太原镖局倾家荡产了」廉驰听了宫绿蝶的解释,才明白镖局运营的道理,原来也不是简单的江湖拼斗,宫绿蝶能独自支撑起这么复杂的一份家业,也真是极为不容易了。

  宫绿蝶又继续说道,「这次外公他夺回了金佛,须得马不停蹄的将货物送到货主家里,才能及时赎回银钱去还给钱庄,可就没时间再与盘龙寨计较了。不过这盘龙寨绝对不能放任不理,必须以雷霆手段教训他们一番,才能保住太原镖局在江湖上的威望,不然被武林人士知道了我们太原镖局软弱可欺,四处趁火打劫,又有谁来敢找我们托镖了?」

  廉驰最喜欢四处惹是生非,立刻点头答应道,「盘龙寨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咱们这就去挑了他们的总堂,看以后还有谁敢再打你家镖队的主意。」当下廉驰便给宫绿蝶解去了麻药禁制,要带宫绿蝶回去盘龙寨为太原镖局除害立威。

  宫绿蝶武功刚刚恢复,身上有了气力,脾气也跟着大了起来,心想自己给廉驰奸污欺负,怎么能如此轻易善罢甘休,此前所谓为了太原镖局牺牲自己给廉驰的想法,不过是被他囚禁奸淫得绝望中的自我慰藉,如今廉驰这淫贼居然真的以为如此轻易的征服了自己,自己现今恢复了武功何不趁他不备,一剑杀了这淫贼?

  宫绿蝶手握剑柄对廉驰目露凶光,廉驰一见笑道「宫小娘,你昨晚不是说要嫁给本公子吗,怎么又耍起无赖反悔啦?」宫绿蝶俏脸上神色羞怒交集,一剑向着廉驰胸口刺来,怒道「全是你这无耻淫贼逼迫于我,我宫绿蝶就算是死,也不会对你屈服」

  廉驰不慌不忙还了一招「天纪」,毫不费力的挡下了宫绿蝶的含恨一击,宫绿蝶早知道廉驰剑法高明,连续几招都被廉驰轻松接下,知道仅仅凭着自己完全奈何不了廉驰这淫贼,便想仗着轻功逃跑,等以后再伺机回来寻仇。

  宫绿蝶的轻功高明,又吃定了廉驰不会用剑伤她,空门大开的向外冲去,果然冲出了廉驰的剑网,飞跃到了院门口,回过身来对廉驰道,「淫贼,别以为你武功高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,早晚有一日你会恶贯满盈遭了报应,到那时我再一剑杀了你报仇」说完正想转身离去,廉驰邪笑道「绿蝶,你的春宫图还在本公子手里,你如果再不乖乖听话惹怒了我,我就把那画公开出来。你那幅江湖八美图不是被人临摹了到处去卖吗?少爷我再去找那画匠,给我临摹出几万张你的裸体春宫图来,这次分文不取的到处白送,肯定比你那江湖八美图还要流行,到时候江湖上人手一张,再有多的就贴到外面去当门神用……」宫绿蝶想到画了自己羞耻模样的春宫图,如果真给廉驰这样传扬出去,立刻如坠冰窟,心想自己即便能够逃走,如此丢人又如何有脸去面对太原镖局上下,无所适从之下,丢掉长剑无助的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。吴茹萍连忙去将宫绿蝶抱在怀里,安慰道「宫妹妹你别听廉驰他胡说八道,他这样作贱自己的女人,便会觉得很光彩吗?」崔月华也在一旁帮腔道「宫姐姐你别怕,廉驰这臭贼如果敢这样对你,咱们就去同他拼命」两人哄了宫绿蝶好一阵,才让她止住哭声,不过经过廉驰这样一吓,宫绿蝶果然再也不敢对廉驰有什么忤逆之举了。只是宫绿蝶心中依旧异常矛盾,既想杀了廉驰报仇雪恨逃离淫窟,又想让廉驰帮着她家的太原镖局度过难关,芳心中乱糟糟的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傍晚时分,天台山上盘龙寨中,山贼们正围在寨主吴家英身边,看着他检视今日从路上劫掠来的一箱子金银首饰。忽然一个山贼跑进来喊道「吴老大,那个偷了咱们金佛的宫绿蝶又杀回来了,这次还带来了她的姘头,那个什么毒剑公子廉驰,那小子说是要挑了咱们盘龙寨呢」

  吴家英怒声问道「他们来了多少人」报讯的山贼道「一共有四个人」吴家英扛起大刀,大笑道「四个人也敢来咱们盘龙寨惹事,弟兄们,去把寨门紧紧守好,别再走脱了那宫绿蝶」报讯山贼嘿嘿笑道「一同来的另外两人,也是极为美貌的小娘们,一个叫做吴茹萍,一个叫做崔月华,一点也不比宫绿蝶差,咱们这次可有艳福啦」

  吴家英呸了一口,淫笑着道「都他妈的是给廉驰玩剩下的烂货,居然还陪着廉驰那小淫贼来闹事,看来是喜欢上了给人强奸的调调,咱们弟兄们今天就让这三个小骚货爽个够」

  盘龙寨总堂之前,廉驰一行四个人被山贼包围在中间,宫绿蝶低声对廉驰说道「镖局行事讲究的是先礼后兵,不可以一上来就逼得人没有活路,等下如果我能说服盘龙寨从此不再碰太原镖局的车队,再赔上我们这一趟被劫镖的各种损失,咱们收了钱就可和和气气的离去,你千万不要给我多惹是非……」一阵大笑打断了宫绿蝶的话,吴家英扛着大刀来到场中,一见廉驰身侧三个女子,吴茹萍妩媚诱人,崔月华穿着男装也难掩丽色,反而显得活泼俏皮,而宫绿蝶胸乳丰满面目秀美英气十足,三女各有各的妙处,看得吴家英眼花缭乱,对廉驰的艳福又是羡慕又是嫉妒,大刀一指廉驰道「廉小淫贼,你可是给这三个小妞榨干了身子,再也抵受不住,这才将她们带来献给我们盘龙寨呀?」四周的山贼也跟着一阵哄笑。

  宫绿蝶强压下怒气,高声道「盘龙寨劫了我们太原镖局的车队,今日我们是来为此事讨回公道。若是盘龙寨愿意赔给我们十七万两银子,此事就可一笔勾销,要不然可就别怪我们太原镖局来与你们为难了」吴家英一听立刻火冒三丈,挥舞着大刀叫道「老子抢便是抢了,赔你妈了个逼,你们太原镖局就是个空架子,能把老子怎么样?宫绿蝶你这小骚货,别以为睡了太湖飞燕的男人就能得了飞鱼帮援手,廉驰这小白脸住在太湖跟入赘似的,说不定回家都要喝单燕的洗脚水,你这外边来的野烂货,不过就是个给单燕去洗尿壶的货色。」众山贼也跟着哄笑附和起来。

  宫绿蝶被廉驰奸淫虐待,心中本就憋闷着一股邪火,听吴家英将她说得如此下贱,哪里还能忍耐,拔出长剑喝到「我一剑杀了你」宫绿蝶剑法千变万化,让吴家英防不胜防,不过十招就被宫绿蝶一剑刺瞎了右眼,狂性大发之下大刀更没了章法,而宫绿蝶有心将对廉驰的怨恨发泄在吴家英身上,反而不急着取胜,而是一剑又一剑刺向吴家英,每一剑都入肉不深不伤要害,不一会吴家英全身上下几乎都是剑伤,变成了一个血人。

  四周山贼早就一拥而上,廉驰有心让宫绿蝶和吴家英单打独斗,便连连使出天极剑法中的「天门」「离宫」「天关」之类招数,将所有山贼都拦在了场外。

  而吴茹萍和崔月华也都拔出双刀,杀向众山贼,刚刚宫绿蝶被人出言侮辱,那下流言语两女却是感同身受,愤恨之下出手绝不容情,片刻之间盘龙寨中一片哭爹喊娘,众山贼见老大已经快被宫绿蝶活剐在场中,而另两个女煞星也是杀气腾腾,眼见盘龙寨必败无疑,立刻四散而逃。

  终于吴家英失血过多体力不支仰天倒下,宫绿蝶俏脸含怒,用剑抵在吴家英心口冷冷的道「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」吴家英恶狠狠的说道「小兔崽子们,我吴家英的后台可是大名鼎鼎的青城派,你们如果敢杀我,保证你们没命活着离开蜀中……」宫绿蝶哼了一声,长剑一送了结了吴家英的性命。而廉驰在旁边一翻白眼,心想自己居然又糊里糊涂的开罪了青城派,张北晨这老王八为什么偏偏要找个与自己八字不合的青城派来联手,可不是专门跟本公子过不去吗?

  回到镇中的客栈,四人身上都在厮杀中溅了不少鲜血,廉驰便拉着三女同去浴室中洗澡。大浴桶中,三女赤裸的挤作一团,都想尽量距离廉驰远一些,三张羞涩的娇美面容交相辉映,让廉驰色心大动,扑过去抱住宫绿蝶,大笑道「绿蝶小美人,本公子今天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,还为了你们太原镖局得罪了青城派,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报答于我?」

  宫绿蝶红着脸,用纤手推在廉驰胸口,低着头道「我都已经这样了,你还想让我怎样报答?」廉驰挑起宫绿蝶的下巴道「来给本少爷亲一个,你可不许趁机咬我的舌头」宫绿蝶听了心中一阵怅然若失,自己被廉驰这淫贼几番奸淫,初吻却是留了下来,反倒最后才给廉驰夺去。

  宫绿蝶自然不会主动去吻廉驰,只不过在廉驰凑上来的时候没有反抗躲避,青涩的半张樱唇,忍受着廉驰舌头的入侵。廉驰舌戏了片刻,就想要挺枪插入宫绿蝶的蜜穴,宫绿蝶却忽然用力挣扎起来道「我现在不想做那事情」廉驰最是喜欢宫绿蝶挣扎的屈辱样子,反而更加兴奋,吴茹萍用力将廉驰拉开,皱眉道「廉驰你喜欢欺负人也要有一些分寸,刚刚一番厮杀回来,煞气都没消呢,就想着我们跟你做那种事,当我们是茹毛饮血的野兽不成?」崔月华也附和道「对呀对呀,廉驰你这臭贼真是没半点情调,现在我们还时不时想起那些盘龙寨里的一地死人,哪里有兴致跟你去淫乐」

  廉驰听她们说得有理,心中的欲火也消去了许多,只好悻悻说道「好吧,今晚就先放过你们」大床之上,崔月华睡在廉驰的左侧,而吴茹萍自告奋勇的睡在了廉驰和宫绿蝶中间,好让宫绿蝶不必再给廉驰骚扰,任凭廉驰在自己身上大逞手足之欲。

  吴茹萍怜惜的看着一旁神色哀怨的宫绿蝶,心中对廉驰又是失望又是愤恨,廉驰来天台山时还信誓旦旦的说会温柔对待宫绿蝶,现在不但强占了宫绿蝶的清白身子,而且还画出春宫图来威胁人家,实在是卑鄙下流到了极致,自己还曾经幻想和崔月华一同嫁给廉驰安稳度过一生,如今看来廉驰这人实在不能托付终身,还是要想个机会救出宫绿蝶,带着妹妹崔月华三人一起逃离廉驰的魔掌才行。

  第二天廉驰睡醒,一见身边三个绝色佳人依偎在身侧,心想这次可又能弄出床笫间的许多新花样来,立刻情欲勃发,回身抱住吴茹萍的娇躯,轻轻抚弄起来。

  吴茹萍给廉驰挑逗得全身酥痒,忍不住扭动呻吟起来,宫绿蝶一睁眼就见到吴茹萍和廉驰两人在床上缠绵在一起,羞得脸上一红,人又向大床内侧的墙角缩了过去,只盼廉驰能够在吴茹萍的身上满足淫欲不要再来折磨自己。

  廉驰见宫绿蝶躲到一边,又怎么会让她轻易逃脱,将吴茹萍推到崔月华怀里道「月华,你来帮我照顾你姐姐,绿蝶她前边的小花穴还没尝过本公子的真家伙,若是不给她尝尝,她就要怪我偏心了」

  宫绿蝶连连摇头道「我不要,我不怪你偏心,你去和茹萍姐姐还有月华妹妹去玩吧,我就在边上看着就是」廉驰大笑道「只是在边上看能有什么乐趣,绿蝶你就乖乖过来吧」说着扑向宫绿蝶,将她压在了身下,想要将阳具插入宫绿蝶的花穴中。

  宫绿蝶虽然给廉驰多番淫辱,可是她那女儿家交欢的正路之前全都是给崔月华用假阳具奸淫,还真未曾给廉驰侵犯过,自然不愿给廉驰轻易得手,在廉驰身下拼命的挣扎,想要守住她最后的一丝微薄尊严。

  宫绿蝶这次武功没受廉驰药物压制,身上力气十足,居然让廉驰一时无法得手。

  吴茹萍见廉驰又在强迫宫绿蝶,自然不能任由廉驰作恶,挣脱了崔月华的怀抱,想去将廉驰从宫绿蝶身上拉下,三个人赤身裸体的在大床上纠缠在了一起,崔月华在一旁看得情潮涌动,拿起了双头龙假阳具,趁着吴茹萍背对着自己雪臀高高翘起,将镶嵌有寒玉的那头阳具插入了吴茹萍的花穴里。

  吴茹萍给这突然侵入下体的异物插得倒吸了一口气,只觉得那假阳具上传来一丝丝凉气,与她平时习惯插入的那一根全然不同,异样的刺激让她突然全身无力,软到在了宫绿蝶身上,只得任凭崔月华抓着那假阳具在她的花穴里搅动抽插。

  崔月华见吴茹萍毫不反抗的任人亵玩,十分情动,跪到了吴茹萍身后,将另一头的假阳具插入了自己的蜜穴当中,小腹一挺一挺的开始了她们姐妹最为喜欢的同性交欢。

  吴茹萍将头埋在宫绿蝶的饱满双乳当中,被花穴中的假阳具刺激得娇吟不止。

  宫绿蝶被吴茹萍这么一压,挣扎立刻变得虚弱起来,她本就是女儿家力气不大,又因为听到吴茹萍魅人的呻吟也动了春情,下体胯间一阵酸软无力,只得委屈的给廉驰按住,被廉驰的阳具插入了她的阴穴之中。

  宫绿蝶的阴穴第一次被真正的阳具插入,滚烫火热的充实感觉让她十分舒服,却又不好意思当着廉驰的面表现出来,只得将头扭到了一边,把满是情欲的粉脸藏在了吴茹萍身下。

  宫绿蝶和吴茹萍两人四目相对,都是大为羞涩,两人都是正在被人在花穴里抽插,眼中满是迷蒙的情欲,尤其吴茹萍半张着朱唇,脸上妩媚的神态让同为女儿家的宫绿蝶也极为心动,忍不住抱住吴茹萍的头,将红唇印了上去,两女下体分别给廉驰和崔月华奸淫,头却并在一处,口舌纠缠中,一边呻吟一边热吻起来。

  廉驰和崔月华好像在比赛一样,奋力在两女体内抽插,本来崔月华靠着的是自己娇嫩的花穴夹住另一根假阳具来动作,每一下都刺激得下体一阵酸软,向来都不是廉驰的对手。不过这次有了寒玉的帮助,另一只假阳具让吴茹萍极为吃不消,花穴因为寒流的刺激用力收缩,紧紧包裹住了进进出出的假阳具,肉穴里被弄得十分酥痒,吴茹萍还从未受到过如此强烈的刺激,高潮来的极为迅猛。当宫绿蝶被廉驰推上了情欲巅峰同时,吴茹萍也哭叫着达到了高潮,两女的淫叫此起彼伏,大床上满是春色。

  完事后崔月华得意的对廉驰说道「臭贼,以后就算不用你来插我的后庭,我自己也有力气来满足姐姐了」廉驰笑道「那你不会觉得后边的小肉穴空空的很难受吗?」崔月华被廉驰一说,果然觉得自己刚刚交欢时候,虽然高潮中十分舒服,但还是隐约间有些不大满足,皱眉道「都是你这臭贼害的,弄得人家好像成了淫娃荡妇一样,非得要前边和后边的小洞洞同时给插满才会觉得足够」崔月华这句话却也说到了吴茹萍心里去,她刚刚高潮中,不由自主的夹紧菊门,只盼能有一根棍子在菊穴口厮磨抽插,好让她后庭也能随着前边的花穴同时受到奸淫的刺激。吴茹萍芳心中一阵酸楚,自己姐妹两人都给廉驰调教成了这般淫荡模样,以后还如何能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去。

  宫绿蝶也是心中惊惧,只怕这样给廉驰变着花样淫虐下去,自己也会变成崔月华一般,再也难以被普通的交欢所满足,偏偏是要像荡妇一般给多人同时奸淫才能彻底快活。

  吴茹萍和宫绿蝶正在难过中,廉驰却更加打击她们道「两个小洞洞给插满算得上什么,现在咱们有了四个人在床上,可以把你们其中一人放在中间,前边的小穴和屁股的后庭同时给插进去以后,还多了一人,就来插进嘴里去,全身三个地方同时给抽插,那滋味是不是让你们很期待呀?」三女听了都是心中怨恨廉驰变本加厉的欺凌,可是身体却是极为敏感,只是想象中三处被同时奸淫的滋味,下体就一阵阵悸动,流出了许多花蜜。

  到了晚上,廉驰果然想要尝试三处同时奸淫的花样,三女给他剥光了身子拉去床上抵抗不得,只是这三穴同奸谁都不愿第一个尝试,三女互相推拒起来,吴茹萍娇羞道「我身子太敏感,之前只给同时插了两处,就难过得很,连续高潮得魂都没了,你们就不要来欺负我了吧」崔月华连连摆手道「我可不要这么给三个地方一起插进去,我看还是宫姐姐你来吧,你跟了廉驰这臭淫贼最晚,先入门为大后入门为小,到了床上你应该要听我们的才是」宫绿蝶怒道「什么先入门后入门,你当是嫁了人在排尊卑吗?咱们都是给廉驰这王八蛋抓了来囚禁奸淫,又不是嫁给了他,同是落难女子,凭什么还要分先后大小,我才不要给你们这样欺负」廉驰见三女都不肯给这样玩弄,逼迫道「你们三个小娘子若是不快快选出人来,咱们今晚上就雨露均沾,让你们每人都来中间给这么玩一次」三女听了都是心中一惊,心想廉驰这淫贼欺负起女儿家来从不知道怜香惜玉,即便自己不是第一个去中间给其他三人奸淫,不过自己毕竟还是女儿家,奸淫别人的同时,自己的花穴也要被那双头龙假阳具刺激,出了力气之后,还要给轮换到中间去受那三穴齐奸的虐待,没了气力挣扎只怕是要更加难过了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穿越成杨过 下一篇:少女事件调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